01

最近,一篇名為《網易裁員,讓保安把身患絕癥的我趕出公司,我在網易親身經歷的噩夢》在各大社交平臺上廣泛轉發。

這位被網易暴力裁員的員工表示,2014年從上海交通大學畢業后,就去了網易工作。在這5年里,他總共加班大約4000個小時,平均每個工作日都要加班3個多小時,有時會連續幾周加班到后半夜。

他常常在凌晨兩三點的時候從公司趕回家中,整條街上就剩下他和路燈,甚至在回家后也在想著工作的事。

他很少請假,一次遲到早退都沒有,就算是感冒發燒也要強撐著趕到公司。

可是到了2018年底,他感冒后覺得頭暈體虛,爬樓梯開始吃力,這才開始請病假就醫。

隨后,他被確診為擴張型心肌病。在得知他身患絕癥的情況下,部門領導以“績效不合格”為由對其勸退,甚至對他進行威逼、辱罵、恐嚇,無所不用其極,將他的父母也牽扯進來……

網易暴力裁員事件,不知道讓多少人感到心寒。這可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公司!

人們紛紛痛罵網易,聲援這個可憐的員工。

網易隨后很快回應了這件事,向那位員工和公眾致歉。

但是輿論依舊在沸騰,無法平靜下來。毫無感情的公文背后,揭露出的是一個個冷冰冰的職場真相。

02、任何工作,都不值得你拿命去拼

27日凌晨,臺灣演員高以翔在寧波錄制《追我吧》節目時昏厥,送往醫院搶救三個小時無效后去世。

這就讓人不禁想起之前,副導演宣傳時還曾發微博,稱節目組“熬夜熬出了新高度”。

努力有錯嗎?

努力沒錯!

你可以努力,你可以加班,你可以敬業,但絕對不要拿命去換工作上的成就。

我想,這個道理誰都明白,但大多數年輕人都覺得自己的身體沒問題,并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做著損傷身體的事情。

11月11日,一名設計師長期熬夜猝死,他才只有22歲。在人生最美好的階段,他的生命卻就此枯萎。

一名華為外包員工,現西安軟通動力在職員工,加班猝死。他從事程序員工作,年僅32歲。

2019年,8月蘇寧一名員工暈倒在地,這一次就再也沒有站起來。

這樣的悲劇是我們不愿意看到的,它們也在時刻提醒著我們:在高壓的職場中,要敢于說“不”!

最近更是流行起一個新詞:996.ICU。所謂的996是指從每天上午9點工作到晚上9點,每周工作6天,而“996.ICU”意為“工作996,生病ICU”。

看似一句帶有幽默成分的短語,道出了職場的辛酸:生活的全部都是工作,還沒有來得及享受生活,生命已走向盡頭。

工作當然是要認真對待的,活著當然是要努力付出的。但是,任何事情都不能以犧牲健康為代價。

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,人的一生是無法在短的時間里下得了結論的,大起大落本就是人生常態,所以不要太于過著急讓自己一身才華。

想想你的家人,他們需要你陪伴、需要你健康、期盼你回家,你是家里的頂梁柱。所以一定要珍惜身體,不要讓家人為你買單,為你承受無限煎熬。

03、職場中要有危機感,也要學會給自己安全感

哈佛商學院教授理查德·帕斯卡爾曾說過:“沒有危機感,就是你面臨著的最大危機?!?/p>

這句話一直影響著很多的職場人,讓他們對于自己的工作精益求精,幾乎到了苛刻的地步。稍微遇到一點點過失,就會陷入無邊無際的自責之中。

11月21日,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失聯的研究生王某被找到的時候已經自殺身亡。

她是很多人口中的“別人家的孩子”、人生贏家,集各種優秀的標簽于一身。

可誰曾想到,因為無法處理好職場與生活之間的關系,她選擇結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過度的危機感,讓整個樣樣優秀的人接受不了工作上的失誤,怕被取代,將自己的危機感無限放大,增加了自己的焦慮,反而得不償失。

在職場上,要有危機感,同時也要學會給自己安全感。

首先,不要停止工作。演員喬欣曾經把工作比喻成像是坐地鐵,它雖然慢慢悠悠的,也不是特別炫酷,但是它能送你到你想去的地方。不離開職場,才可以獲得機會。

其次,在工作中有意識的積累專業知識、并且盡可能多方面的獲取信息、培養自己健康的人際圈。

時間的復利遠比我們想象得要大得多,積攢好每一個價值點,它們可以為你以后的上升提供更多可能。

就像喬布斯說的那樣:你要堅信,你現在所經歷的將在你未來的生命中串聯起來。你不得不相信某些東西,你的直覺、命運、生活、因緣際會......。

04、遠離那些近乎畸形的職場

《樂隊的夏天》最后一期的“夏日音樂派對”上,節目組請來了包括李宇春在內的大明星,但最后成功引起話題的卻是樸樹。

在《樂隊的夏天》這個節目里,決賽錄到一半,樸樹突然站起來說,太晚了,我要回去睡覺了。

主持人馬東先是滿臉錯愕,然后和現場觀眾一起捂嘴大笑。

樸樹點評了選手,送上對樂隊的祝福,最后重復了一句:“我歲數大了,回家睡覺了,走了,謝謝?!?/p>

然后和朋友張亞東打個招呼,就退場走人了,留下滿場觀眾高呼“樸樹,樸樹!”

有多少職場人,也可以按照自己的時間表,說一句,我要回家睡覺了。

超負荷工作,讓夜里睡不著、早上醒不來、吃最貴的藥、熬最晚的夜成為了日常。

說白了,那些拼于“996工作制”的人,是在和更能拼于“996”的人競爭。評判一個人工作優秀與否的標準,成為了誰更能加班、誰加班時間更長。這本身就是畸形的。

你的忍讓只會讓對方得寸進尺。你不能被動地指望別人會“大發善心”地不再打擾你。

所以要設立自己的界限, 我們無法選擇和控制可能會發生的事情,但是我們能夠控制的是面對這些事情的時候我們自己的態度。

本文由經理人分享(ID:manashare)原創,如需轉載請通過公眾號后臺申請授權。

(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“經理人分享”,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。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,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。)

(本文屬 @經理人分享 原創,轉載請注明出處并附上鏈接。)